<<申請專訪>>   

劇場工作室

專訪錄像下載386k/sec

文章:Tobey To   攝影:Yiu  剪接及錄像:Yiu   採訪日期:10.07.03

 

對於舞台劇女幹探, 相信很多非舞台劇的熱衷擁躉, 或是對女幹探幕後創作班子不大認識的朋友, 只要看過宣傳劇照, 均會被畸零怪異的角色造型, 以及其營造出來光怪陸離的處境氣氛所吸引, 有著充滿好奇的期待。 

編導余漢廷不只一次表示這是一個荒誕的偵探劇, 由最初四個俏嬌娃式的偵探構思, 慢慢發展成一個不滿足於「單單寫個偵探故事」且具有超現實意境和抽象意味的戲劇, 余漢廷雖然避免將這劇目定義為悲、 喜劇, 不過他們努力追求達至的荒誕感, 卻一直是旗幟鮮明地高舉著。

由於劇中每個人物都背負各自隱秘的故事和陰暗面, 又以極端不同的外在性格去逃避和掩藏內心世界, 所以除了全劇瘋狂古怪的人物與錯置的超現實處境外, 更荒誕、吊詭之處, 反而是各角色自身的衝突和矛盾。 

        演員彭秀慧, 飾演貫穿整個故事的主線女偵探「Charliz」, 在演繹角色的過程中,令她一同體會到面對真我一面的痛苦爭扎, 是一次面對與逃避之間的慘痛決擇, 她說自己的角色:「 好似好正常, 但她的不正常在裡面, 其實角色是孤兒, 主要表達的是和母親的關係……當中有著壓抑, 選擇的是面對或逃避, 這便是角色扭曲之處。」透過演繹 Charliz 彭秀慧提醒了我們一個現實:「 我們各自都暗藏一個 problem 其實每個人都有病, 表面正常亦非正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「泰姐」相信是較為正面積極的角色, 連演出者廖淑芬也是個開朗的人。 精神病患者在社會中不能幸免地扮演邊緣角色, 但在劇中反而是眾人的救世者, 演員解說:「 泰姐是國際特務, 亦是全套劇心中最 free 最聰明、 最通透的人, 她雖然表面像傻子, 卻不斷幫人解決問題, 好笑之處, 莫過於用別人覺得不正常的手法幫人, 但偏偏又能夠幫到很多人。」眾人皆醉我獨醒, 真正精神有問題究竟是誰? 「其他劇中人無論心靈和肉體都被困著,」廖淑芬比喻說:「 就像城市人不能做回自己。」我們是否也屬於被困著的大多數?

         禤思敏飾演寡婦「December 這個寡婦卻與傳統的悲情形象背道而馳 她強調:「 我飾演的寡婦不是死老公 哭哭啼啼那一種 一點不悲慘 最喜歡和唯一使命就是開 party 和玩音樂。」 寡婦嘗歷蒼桑 卻不掛上一副哭喪臉 樂於終日沈醉喧嘩中 這是真面目徹底的壓抑 還是解放真我的渲洩? 暫且不莽下任何判語 先聽聽禤思敏賣一下關子:「 透過這偵探故事 希望觀眾最終能揭開她的底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最古怪的角色「小慧」 是一個超齡女孩 永遠洋娃娃不離懷抱 演員何敏儀坦言仍然不斷在揣摩這個陰森的角色 她解釋道:「 我從未做過如此角色 角色和演員性格完全不相似 角色本身好 Dark…… 我要努力抑制自己 too expressive 的性格 盡量內斂去配合角色 而導演也一路引導我去揣摩角色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這個看似脈絡縱橫交錯的故事, 趣味分陳, 劇中幾乎所有人物都把持「表裡不一」這個唯一共通點, 各自隱藏真面目, 每個角色彷彿如一塊塊三梭鏡, 透過他們的反映, 我們多重的面孔像光譜一樣被分解得無所循形。 正如編導余漢廷所說:「 人有很多面, 人平時有很多不同的面孔, 面對不同環境, 不同人物, 扮演不同角色, 戴上不同面具……」你可否找到自己的真面孔嗎? 又或是面孔常換已分不出真假?最後,可能還是要無奈地和余漢廷一起來個感嘆:「 幾時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?」

        如果你仍在猶豫是否應該反醒一下, 余編導或許會這樣說服你:「 除了遊行之外, 最應該去的地方, 就是到文化中心看《女幹探》!」